分享到:文章主题: 我徒弟采访少马爷-李寅飞作品
ssklx楼主
唐人街
身份
用户
文章
11776
星座
天蝎座
积分
39693
等级
紫檀(11)

发信人: ssklx (黑发学童|人在成都), 信区: XiquQuyi
标  题: 我徒弟采访少马爷-李寅飞作品
发信站: 水木社区 (Fri Jul  6 19:34:31 2007), 站内
  
采访我心中的神——少马爷 看请把它看完07月02日 00:33  
  
我真的很高兴,我和少马爷聊得很高兴,回来到现在还难以平静,心里有很多话要说,可能会语无伦次的,我会不断完善和更新这篇日志,直到我觉得我今天体会到的我都已经说清楚了。
  
是我的一个师姐在新华社东方瞭望杂志社实习,做一个“相声大师和他的后代们”的专题,她不太了解相声,本来是想问问我。我听说是采访少马爷,就非跟着一起去了,尽管当天下午2点半还有考试。
  
早晨五点多从学校出发,坐八点零五的和谐号,九点一刻到的天津站。少马爷的家在一个很普通的小区里面,门口的路很破,一下雨都成泥了。侯先生走了,大伙都知道他住在玫瑰园的别墅里;但怕是没有多少人知道,就是这条破路,通向每一个相声爱好者公认的健在的相声说得最好的艺人的家。
  
当防盗门打开的时候,我第一次见到了我在传统相声集锦里面看了千百次的人,少马爷。少马爷没想到我们来这么快,正洗头呢。穿着条睡裤,脚底下没穿袜子,聊天的时候坐着把脚也搁到沙发上,就是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老人,为我们带来了无尽的快乐与享受。
  
少马爷张嘴就是:“你们怎么想起采访我了呢,我这属于被淘汰的群体?!鄙俾硪衷诟疾蛔叨?,跟那些蔓儿们八百年间不上一次面。问起他对那些人的看法,少马爷很有些自嘲的意味:“这些是人民群众需要的演员,只要是为无产阶级专政服务的,都是好演员。我没法跟人家一块演出,从政治地位,经济地位,艺术水平,跟人家都没法比?!碧耪庑┗?,心里很不是滋味,是啊,政治地位,经济地位,少马爷跟他们差得太远了。艺术水平,呵呵……也差得太远了……
  
人家说马家总是拍大辈,辈大是因为人家进这个行子太早了,来得早自然辈就大,这本是规矩。少马爷和谁都不走动,又还能跟谁论辈?原先整马家的时候,把马三爷说得就跟一个大戏霸一样,真是如此的话,会有那么多的观众爱戴他么?至少今天我从少马爷身上,我看到了一个平易近人而又刚直不阿的家风。说常连安是大戏霸我信,人家家是相声窝子,说让谁没饭吃就没饭吃。说马三立是大戏霸,我不知道他欺负过谁,我不知道他做过什么伤天害理之事。
  
我们现在能听到的录音看到的录像,都是老马爷晚年的了,据少马爷说马老当年48、49年的时候的鼎盛时期的活很脆很爆,可惜,挨整的时候被文艺台的一个新头儿把录音都销毁了。少马爷自叹在曲艺知识戏曲知识方面马老比不过他,但单论相声,比老头儿差远了。造孽造孽。很多老先生在晚年的录音已经和早年的风采相去甚远,比如传统相声集锦里的王世臣王爷,当年在北京那是了不得的大家啊。于宝林冯宝华的卖布头儿人说是最好,但怕也没有使出当年的风采,实可叹,岁月不饶人。
  
可能一开始的时候,少马爷是以为我们只是媒体记者对相声并不了解的,聊几句之后发现我知道一些,高兴了。于是我眼里,便有了那个桀骜不驯、心直口快的少马爷。
  
老马爷走的时候,少马爷没有拿一分钱的份子钱,凡是给了的,摆了一桌又都给人退了回去。老马爷一辈子观众那么爱他,但在他病的那两年,据少马爷说相声演员里就没一个人去看过。别看电视里,马三立告别演出的时候,那帮说相声的蔓儿围着马三爷那么亲热,一帮王八蛋。
  
说起少马爷和谢天顺裂穴的事,让我改变了对少马爷的看法,我原来一直以为是杵头不合,敢情不是。团里评职称的时候,给马志明评的二级,谢天顺评的三级,团里就撺掇谢天顺你只要不给马志明捧,团里养着你。谢天顺就让马志明给他把二级演员办下来,事情没成,二人自然就裂了,少马爷到谢先生家里求他都没用?!靶惶焖巢换岫哼?,只能捧,这还是我三年一点点教的,我这心血白费了?!泵挥邪旆?,少马爷才找的原来是工人的相声票友——黄族民。
  
后来问了几个专业里的问题,少马爷的解释也很个性。我问他贯口的气口是不是固定的,他说不是,每个人的韵律不一样。我说那为什么罗荣寿先生在相声表演漫谈里面把气口都标出来,少马爷回答得很干脆“我从来没听过罗荣寿的活”。
  
又提到挽袖口的问题,少马爷主张平时说的时候不挽袖子,只有拿板儿的时候才挽袖子或者拉洋片之类这种化妆的时候才挽袖子?!凹热蛔龀隼?,干嘛要挽呢。你要嫌长裁下去就得了。我不知道为什么要挽?!敝劣谖以匆恢币晕返暮芙簿康摹奥硖阈洹?,少马爷也说他原来从来没见过,可能是新发明的。
  
说道说相声过程中出天津口的问题,少马爷认为量活的一定不要出天津口?!靶惶焖匙畲蟮挠诺憔褪强谡?,你像什么马志存啊,一听就是天津撂地的玩意儿,不值钱?!敝劣谠诘略粕缡苣昵斓渖细钶寂踹绲慕鹞纳壬?,少马爷也说得很痛快:“谁说他会量哏的,我没见过?!?
  
2005年11月5号的时候在天津郭德纲省亲的时候,少马爷曾经去捧过场,唱了几句白派,还捧了几句郭德纲,当时郭先生自己作为孙子辈请少马爷去看一场,少马就去了。但是他成蔓儿之后,少马爷就再跟他没有来往。生活中也是如此,他大姐夫是个什么部门的领导,也来没有走动。少马说那些人混好了他再去找,难免会让人家觉得自己是有求于他,只要别人有这样的一点想法,少马爷就受不了。古往今来,锦上添花的多,雪中送炭的少,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像少马爷这样你什么都不是的时候帮你,等你成名就躲了的人,太少了。跟少马爷谈得来关系好的人也很少,只有刘奎贞先生,刘宝瑞先生。王凤山先生。刘奎贞先生是位大家,活非常好,有古董王传世,原来给老马爷量过活,他的八扇屏跟别人的都不一样,人很各色,但是跟少马来往。刘宝瑞先生大家很熟悉了,那是马志明亲哥哥一样的人,当年少马爷走投无路想自杀是刘宝爷帮的他劝解的他给拿的钱。王凤山先生更不必说,何少马相识多年后来又给老马爷量活,他们家少马爷平趟,要是赶上什么好吃的可劲儿吃,王先生和他也不见外,比如少马穿了双新鞋上炕了,下来变成双旧鞋了——这就知道,这鞋归王先生了,王先生每天都遛活,少马爷就在这种环境下熏出来的王派,这种东西天天听再加上少马那么好的家学渊源和领悟力,怎么也会了,现在少马爷的板子就是王先生当年用的,只可惜当我提出来要看看少马爷的板子的时候,他说他已经太久不唱快板不使数来宝了,翻了半天,没找出来,我不知道是不是少马爷没舍得给我看,但是听说他已经太久不唱了,心里还是酸酸的。只可惜前面说的这老几位早已驾鹤西去。现在的少马爷,朋友太少了。
  
少马爷说他自己最大的成就,是让后人没有再干这个,他的儿子马六甲是个警察,10岁的时候拿过京韵大鼓的全国一等奖(不要以为是靠马三爷的关系,马三爷这点上及其注意,天津有个马三立杯少儿相声大赛,马六甲参加了,马三爷找到评委,不让马六甲进决赛。你要不叫马三立杯,他什么名次我不管,你要叫马三立杯,这孩子不能进决赛。就是怕人家说闲话。)又是门里出身,但是考天津曲校愣没考上,当时天津曲校的校长王济整了老马爷一辈子,说了:“马家人不要?!笔率抵っ髡饩投粤?,要不然进了曲校就毁了。马家从少马的太爷爷就是曲艺行的,当初他爷爷马德禄傍了万人迷有钱了,就想让老马爷念书,送的汇文中学。后来马德禄不在了,马三爷只好不念了,接茬说相声。马志明小时候,父亲又被划成右派,又在文革被整,少马爷只能说了相声。他的后辈,终于离开了这个肮脏而互相利用的团体,我相信少马是真高兴的。马家相声不会完,现在天津的园子,包括每一个相声初学者,无一不是马家相声。
  
身为泰斗之子,少马爷认为是很大的压力。他弄出多好的东西,别人都认为是应该的,一旦弄不好,别人就会戳脊梁骨,看热闹的人是多的。老马爷不在了,少马爷说,对他是一个解脱,再没有人用他父亲压他了。其实少马爷的艺术成就是很高的,即使在新活的创作上,一段纠纷也是深入人心。但是天津市曲艺团当时认为这个作品有政治问题不让演,少马爷就愣演。现在团里不承认这是一个新创节目,后来参加大赛,评委让少马花点钱,少马爷一分没给把人骂出去了,结果落了个三等奖。少马爷有很多东西相声界都不承认,比如说黄族民是他徒弟,师徒都认头,别人愣不承认。
  
现在少马爷已经很少再登台说相声了,其实从98年他不干相声大会了,就很少见到了。对于相声,少马是很钻研和致力于改革的,他的大保镖白事会都是马家改的,跟老道儿出入很大,但我们听着一点不别扭,而且已经成为了范本,这种改革就是有根的。这一点从老马爷身上也有体现,只是当年马桂元先生是一个极端守着老本儿的人,老辈传下来的东西一个字都不能动,改一点下来就打,所以马桂元活着马三爷不敢动,马桂元一死马三爷把很多东西全改了。
  
少马爷说,现在在相声里已经找不到乐了。他每天是听戏,听大鼓,我去的时候桌上摆着遣晴雯的词儿,去年正式在中国大戏院登台唱大鼓。他对于鼓曲对于吸取的了解,我相信是要比马三爷强很多的。老马爷原来也有柳活,自打侯宝林出来再也不唱了,确实是嗓音条件不太好。一个好演员要知道露巧藏拙,不要什么活都要使,不利于风格的确立。知道自己什么地方强,弱的地方就不要再占着了。学的时候,什么活都要学,慢慢地就要定型了。
  
我辈命薄,没有看过少马爷的现场演出,就连他在北大演出的机会我都没有去……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再有机会看到少马爷的演出了……他现在心脏安了两个支架,我们再也无法见到那个在台上神采飞扬使铁门槛的少马爷了……
  
临走的时候少马爷和我合影,我只是规矩的站在他身边,我没有敢搂老人的肩膀,尽管我知道那样看起来会很亲密,少马爷也一定不会生气,但是我是晚辈我怎么能搂着人家呢?少马爷虽然在我眼里是那样的普通,就是个一般的老人。但在我心里,他就是神。
  
少马爷把我们送到门口,下楼的时候我一直看着少马爷,直到看不见的时候才听到关防盗门的声音。那一刻心里一酸,眼泪险些出来,但是当着师姐,没流。我不知道,下次见到少马爷是什么时候。我不奢求甚至不希望他再回舞台演出,我希望少马爷健康,快乐,少马爷……他老了……
  
  
  
ps:一路赶回北京,到考场的时候,是2点27。
  
--
唐人街地址://ssklx.blogbus.com/
江山风月本无常主,闲者便是主人。
博为何物,此心安处是吾乡。
  
  
※ 修改:·ssklx 于 Jul  6 19:34:59 修改本文·[FROM: 58.251.18.*]
※ 来源:·水木社区 www.lmfr.net·[FROM: 58.251.18.*]

返回顶部
shuimuyige第1楼
水木一哥
身份
版主
文章
156
星座
魔羯座
积分
15732
等级
云杉(7)

河北快三开奖结果 www.lmfr.net 发信人: shuimuyige (水木一哥), 信区: XiquQuyi
标  题: Re: 我徒弟采访少马爷-李寅飞作品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hu Nov 15 15:19:38 2018), 站内
  

--
  
※ 来源:·水木社区 //www.lmfr.net·[FROM: 123.112.109.*]

返回顶部
lightman第2楼
稻香老农
身份
用户
文章
553
星座
射手座
积分
22120
等级
沉香(10)

发信人: lightman (稻香老农), 信区: XiquQuyi
标  题: Re: 我徒弟采访少马爷-李寅飞作品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hu Nov 15 20:28:01 2018), 站内
  
  谢天顺也是娃娃腿吧,怎么可能是少马教的
【 在 ssklx 的大作中提到: 】
:“谢天顺不会逗哏,只能捧,这还是我三年一点点教的,我这心血白费了?!泵挥邪旆?,少马爷才找的原来是工人的相声票友——黄族民。
  
--
  
※ 来源:·水木社区 //www.lmfr.net·[FROM: 1.202.187.*]

返回顶部
cha第3楼
老王|cha,notX,not插,not差|潘驴小闲
身份
版主
文章
60835
积分
90532
等级
紫檀(11)

发信人: cha (老王|cha,notX,not插,not差|潘驴小闲), 信区: XiquQuyi
标  题: Re: 我徒弟采访少马爷-李寅飞作品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hu Nov 15 20:29:51 2018), 站内
  
  
【 在 lightman (稻香老农) 的大作中提到: 】
: 标  题: Re: 我徒弟采访少马爷-李寅飞作品
: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hu Nov 15 20:28:01 2018), 站内
:  
:  谢天顺也是娃娃腿吧,怎么可能是少马教的
    郭荣启的徒弟吧?
  
: 【 在 ssklx 的大作中提到: 】
: :“谢天顺不会逗哏,只能捧,这还是我三年一点点教的,我这心血白费了?!泵挥邪旆?,少马爷才找的原来是工人的相声票友——黄族民。
:  
: --
:  
: ※ 来源:·水木社区 //www.lmfr.net·[FROM: 1.202.187.*]
  
  
--
  
※ 来源:·水木社区 www.lmfr.net·[FROM: 219.143.128.*]

返回顶部
whiho第4楼
逢赌必输~聚散两依依
身份
版主
文章
229711
积分
51928
等级
砥柱(15)

发信人: whiho (逢赌必输~聚散两依依), 信区: XiquQuyi
标  题: Re: 我徒弟采访少马爷-李寅飞作品
发信站: 水木社区 (Fri Nov 16 00:00:49 2018), 站内
  
不冲突把,学过,但水平不行
  
【 在 lightman (稻香老农) 的大作中提到: 】
:  谢天顺也是娃娃腿吧,怎么可能是少马教的
: :“谢天顺不会逗哏,只能捧,这还是我三年一点点教的,我这心血白费了?!泵挥邪旆?,少马爷才找的原来是工人的相声票友——黄族民。
  
  
--
发信站: 水木社区 (Wed Jun 21 09:43:05 2006), 站内
  
由于同在尤文踢球,赞布罗塔对内德维德的踢球风格可以说“了如指掌”,尤文后卫在赛前
就向捷克铁人发出警告:“我知道内德维德并不是那种刻意假摔欺骗裁判的人,但在我的盯
防下,他最好还是不要使诈?!?
  
  
※ 来源:·水木社区 www.lmfr.net·[FROM: 211.144.20.*]

返回顶部
BeiYangMan第5楼
过去事丢得一节是一节
身份
用户
文章
1645
积分
39280
等级
椽桷(13)

发信人: BeiYangMan (过去事丢得一节是一节), 信区: XiquQuyi
标  题: Re: 我徒弟采访少马爷-李寅飞作品
发信站: 水木社区 (Fri Nov 16 16:06:28 2018), 站内
  
我认为马志存没有天津口,我觉得是文章里写错了
大黄倒是偶尔有点
天津老艺人量哏的 大部分口都很正
谢天顺 杜国芝 孟祥光 王文玉 马志存 王佩元 郑福山也不错
范振玉 马树春差点意思
但是逗哏的有问题的就多了 刘文步聚首 我实在受不了他  
魏文亮晚年口音严重被天津化了 早起作品很好 此人嗓音太尖 有点女性化 他跟张志宽真是绝配。
高英陪还可以吧 倒天津口算是本色出演 我总感觉他总叽撩叽撩的 有点吓人
李伯祥 苏文茂 毫无问题。
【 在 ssklx 的大作中提到: 】
: 采访我心中的神——少马爷 看请把它看完07月02日 00:33  
: 我真的很高兴,我和少马爷聊得很高兴,回来到现在还难以平静,心里有很多话要说,可能会语无伦次的,我会不断完善和更新这篇日志,直到我觉得我今天体会到的我都已经说清楚了。
: 是我的一个师姐在新华社东方瞭望杂志社实习,做一个“相声大师和他的后代们”的专题,她不太了解相声,本来是想问问我。我听说是采访少马爷,就非跟着一起去了,尽管当天下午2点半还有考试。
: ...................
--
  
※ 来源:·水木社区 //m.www.lmfr.net·[FROM: 223.104.212.*]

返回顶部
BeiYangMan第6楼
过去事丢得一节是一节
身份
用户
文章
1645
积分
39280
等级
椽桷(13)

发信人: BeiYangMan (过去事丢得一节是一节), 信区: XiquQuyi
标  题: Re: 我徒弟采访少马爷-李寅飞作品
发信站: 水木社区 (Fri Nov 16 16:36:23 2018), 站内
  
罗荣寿 绝对是北京相声的代表人物  
少马爷没听过他的活 我也是醉了 不能只听他爸爸的吧。
有时我感觉少马爷挺自大的,自大而又自卑。怹的活是真好,干净工整。比如前几年的黄袍加身 还是老套路 很工整。
【 在 ssklx 的大作中提到: 】
: 采访我心中的神——少马爷 看请把它看完07月02日 00:33  
: 我真的很高兴,我和少马爷聊得很高兴,回来到现在还难以平静,心里有很多话要说,可能会语无伦次的,我会不断完善和更新这篇日志,直到我觉得我今天体会到的我都已经说清楚了。
: 是我的一个师姐在新华社东方瞭望杂志社实习,做一个“相声大师和他的后代们”的专题,她不太了解相声,本来是想问问我。我听说是采访少马爷,就非跟着一起去了,尽管当天下午2点半还有考试。
: ...................
--
  
※ 来源:·水木社区 //m.www.lmfr.net·[FROM: 223.104.212.*]

返回顶部
lightman第7楼
稻香老农
身份
用户
文章
553
星座
射手座
积分
22120
等级
沉香(10)

发信人: lightman (稻香老农), 信区: XiquQuyi
标  题: Re: 我徒弟采访少马爷-李寅飞作品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at Nov 17 10:31:12 2018), 站内
  
你也真敢说,你问问郭荣启同意吗
【 在 whiho 的大作中提到: 】
: 不冲突把,学过,但水平不行
:  
  
--
  
※ 来源:·水木社区 //www.lmfr.net·[FROM: 1.202.187.*]

返回顶部
gengchao第8楼
肥皂泡泡
身份
用户
文章
7507
积分
57177
等级
长江(10)

发信人: gengchao (肥皂泡泡), 信区: XiquQuyi
标  题: Re: 主题:我徒弟采访少马爷-李寅飞作品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at Nov 17 11:30:09 2018), 站内
  
这篇文章至少10年前写的吧?
【 在 ssklx 的大作中提到: 】
: 采访我心中的神——少马爷 看请把它看完07月02日 00:33  
:  
: 我真的很高兴,我和少马爷聊得很高兴,回来到现在还难以平静,心里有很多话要说,可能会语无伦次的,我会不断完善和更新这篇日志,直到我觉得我今天体会到的我都已经说清楚了。
: ...................
--来自微水木3.3.5
--
  
※ 来源:·水木社区 //m.www.lmfr.net·[FROM: 113.45.62.*]

返回顶部
whiho第9楼
逢赌必输~聚散两依依
身份
版主
文章
229711
积分
51928
等级
砥柱(15)

发信人: whiho (逢赌必输~聚散两依依), 信区: XiquQuyi
标  题: Re: 我徒弟采访少马爷-李寅飞作品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at Nov 17 12:45:53 2018), 站内
  
马志明说的话,他不同意好使吗?
要不你来解释解释马志明为什么这么说
  
【 在 lightman (稻香老农)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也真敢说,你问问郭荣启同意吗
  
  
--
发信站: 水木社区 (Wed Jun 21 09:43:05 2006), 站内
  
由于同在尤文踢球,赞布罗塔对内德维德的踢球风格可以说“了如指掌”,尤文后卫在赛前
就向捷克铁人发出警告:“我知道内德维德并不是那种刻意假摔欺骗裁判的人,但在我的盯
防下,他最好还是不要使诈?!?
  
  
※ 来源:·水木社区 www.lmfr.net·[FROM: 211.144.20.*]

返回顶部
  • 文章数:14 分页:
    1. 1
    2. 2
    3. >>